您的位置:彩世界登录系统 > 情感专区 > 约会技巧:怎样正确的约会陌生人?

约会技巧:怎样正确的约会陌生人?

发布时间:2019-11-28 12:33编辑:情感专区浏览(173)

    图片 1其实这就是一种对“技能交换”需求的现象,不仅get到新技能,还能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何乐而不为呢?这样约会陌生人的意义在哪?我想在这里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有数,因为大道理每个人都懂,只想简单提三点。1.互帮互助,建设和谐社会2.取长补短,结交到正能量的朋友3.吹动互联网正能量风向

    也就是说在国外很多社交网络上,更多的人其实在高喊,叔叔我们不约!

    王宇不在乎用户在用探探认识了异性后将聊天阵地转移到微信上的行为。探探对准的用户是18-26岁的青少年。他们恋爱的平均周期是3到4个月。他们在分手之后会回到探探认识下一任男/女朋友。这在探探的留存用户上是有数据支持的:新增用户的留存率在第6个月和第25个月几乎没有什么差别,都在23%到25%之间,但是后台显示这两拨人群并不重叠。“很多人都是分手了又回来了。”另外,用户也不会和太多人加微信,只有发展到了一定的地步才会这样做,这对探探的影响也有限。

    约会技巧:怎样正确的约会陌生人?此时此刻,我们通过各种社交app可以分分钟认识几十个陌生人,可最终带来的结果大多都是坏的,诈骗、传销、约炮等等。

    因此在FB等平台有小组设计。共同兴趣爱好的人,可以在小组尽快建立状态,或在线下组织活动。熟络的程度很快,当然也相当纯洁。

    陌陌最初紧紧抓住的是地理位置社交,从线上到线下。这一点在探探的产品里体现的更加明显,进一步降低了用户线下见面的门槛。

    图片 2有歪心思的人在网上寻找猎物,而真的想交朋友的人已经对陌生人社交失去信心了。所以,如何更好的相识互联网的“陌生人”就显得尤为必要。什么才是正确的约会陌生人呢?举个例子,之前听说过一款app,大致的功能是,当你在外面遇突发状况了,可以在app上寻找附近的陌生人求助。假设一个情景,我在遛狗,可是狗狗不小心走丢了,那么我打开app,寻求3公里以内的陌生人的帮助,最后我的狗狗被一个距离我2.8公里的陌生人送还。这样的陌生人社交app定位明确,所有功能围绕“帮助”而设计实现,这样无形给用户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分分钟给人一种“世界充满爱”的完美世界。据调查,这样的技能交换的需求,在互联网时代还是非常旺盛的。网上有很多“技客”,这些人不仅拥有一技之长,更乐于奉献和分享。当下最火的互联网直播中,有很多多才多艺的人 ,他们直播分享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外语、绘画、歌唱、弹琴等等,而他们在与观众互动的过程中也曾提起过自己还希望get的技能。

    这款应用问世后被人称为利用视频签订了一份性爱合约。它在一些美国高校里受到支持。人们支持的理由是,这样做不会尴尬。如果不合适,一些视频也不会流出,能够保护双方隐私。而且双方意愿清晰,只有明确表示同意的人才能约到一起。而很多软件里,一些女性参与约会其实并不打算发生性关系。但因为参与约会在很多时候就被一些男性误以为可以动手动脚而被性侵犯。

    这位交友app探探的创始人兼CEO现在早已经过了找女朋友的年纪,他的妻子潘莹同时也是事业上的亲密伙伴。两人先后共同创业了两次,第一次是时尚社区P1,第二次就是探探。

    此时此刻,我们通过各种社交app可以分分钟认识几十个陌生人,可最终带来的结果大多都是坏的,诈骗、传销、约炮等等。想着当初互联网并不发达的时代,同志们还是挺渴望多认识一些朋友的。可是!如今在互联网大好的时代,却不敢随便和陌生人说话。导致现在出现什么情况呢?

    基于颜值来确定下一步如何继续,这是相当低层次的交往。对于拥有独立意识和个性主张的人来说,这样的约会交往并不靠谱。他们更愿意通过主流社交网站认识到对方的各种兴趣,谈吐,表达甚至是性格之后,成为有共同话题的朋友。至于未来会怎样,嗨,那是另外一回事。

    这也是探探的一大特点:探探不跟随用户成长,而只是服务有某一特定需求的用户群。当你有找恋爱对象的需求的时候,你会用探探;当你在探探找到对象之后,你们做的第一件事可能是相互删除探探这个应用。

    其中,占据我们社交软件通讯录中的多数人都是此前从不认识的陌生人。我们与陌生人建立关系的方式彻底发生了变革。我们不再只是通过社交网络与熟人聊天,我们可以轻松结交陌生人,甚至快速与陌生人达成肉欲或感情关系。但是,与陌生人相处的尴尬与安全风险,并没有因此消失。

    在刚刚宣布的D轮融资中,王宇透露了目前的日活用户数达到了600万,有效注册用户5800万。尽管还不能和陌陌8520万人的月活相比,但在剩余的交友app中已经名列前茅。

    如今谁不是靠点赞活着。

    微信是一个熟人社交网络,于是陌陌从认识兴趣相同的陌生人入手,成就了一家市值70亿美元的公司,而且还把握住了直播的机会。探探目前针对的用户需求更加直接,就是认识“约会对象”——你可以说是“约炮”,也可以说是“认真恋爱”。虽然“约炮”不太好听,但曾经陌陌也被人贴上这个标签。

    在美国,性骚扰的报案案例比例要远远高于中国。当地学校等性骚扰高发地也都会进行相关的性骚扰教育。人们对于社交性骚扰和性侵犯也非常敏感。

    探探和陌陌,要说挑战微信,有点言过其实。但是微信作为一款大而全的社交应用,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所有社交需求。这就给了探探、陌陌等其他社交应用机会。

    许多性侵话题,因为社交网络的广泛讨论而变得透明。重要的是,很多女性原来会对类似事件藏着掖着。他们普遍担心暴露被性骚扰会被瞧不起。但在国外社交网络的舆论导向往往非常自由。这给了很多女性曝光性骚扰案件极大的安全感。

    但在社交领域,追求效率不一定是好事。只有工具类应用,才应该是唯效率论。好在探探解决的用户需求足够大,只要它能保证自己是这个领域最好的“工具”,老用户流失后,新用户仍然会一批批的来。

    不过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与社交网络约会性侵犯事件增多相比,社交网络本身又是处理性骚扰性侵犯的重要平台。人们会充分利用社交网络主张女权,声讨性侵犯现象。

    通常的社交应用,都希望把用户留的越久越好,但探探有点反其道而行之——恨不得你划一次,就匹配成功,找到对象,然后离开(最佳状况当然是用户找到对象,但探探仍然能为其提供某种价值,让这些用户保持活跃)。这有点像Google当年做搜索,希望用户尽快找到需要的信息,然后前往合适的网站。这让Google 能专心做好搜索,而不是把用户留住,以用户停留时间来卖广告,做收入。

    事实上这并不是日本单独如此思考问题。出于安全的考量,很多国家的两性交友,并不热衷于在互联网上进行。很多人认为,通过一个APP或者应用,主要能参考的只是颜值。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陌陌的净营收达到了2.652亿美元,直播贡献了其中的2.126亿美元,占比约为83.5%。探探则还未开始商业化,接下来的第三季度,探探将会推出VIP会员付费,预估付费用户达到月活用户的5%。

    另外在FB等社交网络上,人们更渴望的是,获得志同道合或共同兴趣之人,或者纯粹为了一起分享有意思的发现。

    王宇从小移民去瑞典,20多岁才回国创业。由于长期远离国内的互联网环境,此前的投资人老认为他有点不接地气——北欧的企业总是要做一些高端产品。王宇第一次创业的时候,他的时尚社区P1关注的也是出没在三里屯等地方的高端人群,受众太少,时尚社区也不是像吃饭喝水那样的必需品,很难做大。

    看似十分开放的外国人,在性骚扰,性侵犯频发的网络社会里,到底怎样社会交往?

    王宇当然已经不是探探的目标用户,当我质疑他对探探的直接体验时,他反驳我说:“我当时要是有个探探这样的东西就高兴死了。”他这句话,一时之间,让我哑口无言。

    这是一个社交网络时代。

    我第一次听到探探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这不是又一个陌陌吗?同样是陌生人交友,同样是解决男女之间的约会问题,同样都是用一个叠字词做名字。果然,无论在随后的第几轮融资,探探都免不了被媒体和陌陌比较一番。

    社交时代的社会交往需求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理解范围。很多时候,人们使用社交网络跟陌生人交往只是出于满足自己某些奇怪的心理。

    探探通过用户定位去解决了前两个问题,然后在产品上去避免第三个问题。这对用户的影响就是更新缓慢,用了好长时间还是那几个功能。王宇则解释说,除非数据上有特别大的价值,否则没必要去增加新的功能。探探对很多新功能做了内部测试和小额灰度实验,数据上没有很大的变化,这些功能就被抛弃了。

    很多外国人通过生意、朋友也在使用中国的社交软件,他们通过微信、陌陌等软件也在约会在他们看来神秘的东方人。

    王宇现在的重点还是放在用户上。他想要把日活提高到1600、1700万,然后再去考虑直播这些问题。在此之前,探探还是要竭力去满足用户恋爱的需求。

    比如今年6月美国媒体报道,一个少女发现17岁的同学糟人强奸,非但没报警,还在场拍摄了强奸画面,并上传到推特推出的直播应用Periscope。为此她将面临指控。

    陌生人交友不讲究关系链。为了让用户能够尽可能不受到熟人关系的影响,用手机号注册的探探会让用户导入自己的手机联系人,然后从系统中将这些人屏蔽掉。探探自身也不想做关系链。王宇的解释是,微信已经这么强大了,大家对熟人社交已经没有需求了,真正的痛点还是在找恋爱对象上。至于婚恋网站,对年轻人来说,这些网站就像史前生物一般。

    与陌生人的N种社交可能

    “你肯定去想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有时候你会去克制。做互联网公司,克制是很重要的一部步。克制自己做真正重要的,或者根本不去做。你自己觉得挺好的,但数据上没有达到目标,就不能上。试十个东西三个成了,就很好。”

    男生们当然也会不甘示弱。有人使用这类两性约会软件,并不是用来约女神的。相反他们会找那些照片看上去很作的女生,跟她联络,然后狠命的嘲笑一番。

    “我26岁才脱单。”王宇说起来自己的这段“黑历史”,是为了证明对于普通人来讲,找一个认识陌生人并向恋爱发展的渠道有多难。旁边的同事私下里补刀:“他当时是个游戏宅。”

    与陌生人性爱约约约

    图片 3

    在美国,Tinder是一种流行的两性APP,它实现每24小时就有1400万个配对。

    这次不够成功的创业给了王宇很多经验教训。做探探时,他提出要避免三个问题,第一是用户群体太小,第二是痛点不够痛,第三个产品功能太多。P1不是刚需,他就增加功能去弥补这一点,但是加入功能越多,每个功能的价值就越低,产品的整体价值就在逐渐走低。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还有的男生把社交网络当成表情包的素材库。因为社交平台上,人们总是渴望通过图片或视频展示自己。有的要么是靠美貌,有的则是靠搞怪。这会产生大量陌生人的图片图像信息。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素材。他们会把相关软件上的视频、图片资料重新整合,发布在自己的INS账号或者其他平台上吸引朋友讨论关注。

    不过探探在产品形态和内在逻辑上更像是美国的约会工具Tinder,连玩法都类似:打开app,系统主动推荐异性。你拿着手机把推过来的异性照片向左划开,是不喜欢,向右划开,是喜欢。划掉一张照片,系统自动跳出下一张。如果对方同时也“喜欢”你的照片,那你们就配对成功了。成功之后你能和对方聊天,如果不满意还能继续左滑右滑,寻找新的“喜欢”。

    更多时候,叔叔我们不约

    首先是满足女用户的需求,因为她们直接决定了男用户的数量。女用户不想去上一个约炮app,探探就要尽量避免“约炮”这样的词出现在聊天中——出现了就可以直接举报。我在体验的过程中遇到有异性说“约一下”,然后告诉了王宇,他立刻表示要去优化一下这个识别算法。

    一些网民就吐露了他们使用这类软件的另类社交需求。比如使用tider,就可以参加一些约会。而这类约会通常会有男方来埋单。那么有一个吃货表示,她用tider的唯一用途,就是用来吃免费午餐的。大家见个面,吃个饭,不但有人给你花钱,还有人陪你聊天,太爽,但这真是够损的。

    图片 4

    比如伯克利分校天文学家Geoff Marcy多次性侵学生一事被曝光后,传统媒体报道偏颇,社交网络大规模抗议,最后导致他被迫辞职。

    最后是提升男女配对的成功率。有些用户的口味是相似的,A喜欢的异性多半B也会喜欢。通过算法优化,王宇要把配对成功率从现在的60%提升到85%以上。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被外国电影电视骗了,不是什么时候什么老外都那么随便。直接性约会的事其实并非外国人与陌生人交往的主流。他们甚至比我们想象的要传统很多。尤其横行各国的主流社交网络如脸书,推特等,很少有人会拿来直接用于下半身活动。

    然后是男用户的需求。我们常说“社交软件都是始于约炮,盛于炫耀,衰于鸡汤,亡于电商”,以女性身份注册的营销号对于男用户的体验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所以探探还要从后台甄别真假用户,屏蔽营销号。

    在中国,网友约会强奸的案例正节节攀升。警方认定,未成年人强奸案中,约会强奸比例占4成。诸多网友约会被性侵的案例层出不穷。

    泛陌生人社交是一个速生速死的领域。和探探同时期推出的app有100多个,现在查询应用市场,这个数量甚至到了500个。但是当你点击进去一个个查看时,许多应用甚至在两年前就已经停止更新了,比如人人网旗下的app向右,交互方式与探探类似,但在市场上已经销声匿迹。

    全球有21亿人拥有社交网络账户,其中17亿人是活跃用户。在中国,社交网络的使用率已经超过了90%,几乎所有网民都在微信、微博、陌陌等各类社交网络上与人打交道。

    在中国一线城市里,一些观念开放的年轻人,会将社交软件应用用来与陌生人“约炮”。

    与陌生人交纯洁朋友其实是一个相对更广阔的需求。即使冲着在一起而联系,不同国家在社交网络上与陌生人联系的方法也完全不同。

    当然你可以说,这些不以交友为目的的社交都是耍流氓。但是这的确是部分人参与社交的乐趣之一。与陌生人社交当然就会存在各种不可预知的结果。重要的是彼此尊重,这是全球年轻人在面对陌生人社交时越来越明确的共识。

    即使是被成为约会神器的Tinder,很多人也并不是拿它来解决人类繁衍和家庭问题的。

    事实上,很多外国人高度重视安全。尤其是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性骚扰和性侵犯的案例呈上升趋势。甚至一些性犯罪的视频也会通过社交网络传播,对很多人造成严重心理伤害。

    纯粹基于性需求的约会,在全球其他国家当然也是陌生人社交的方式之一。

    当然还有人通过其他交友软件的目的,只有一个,为自己最热衷的平台引流。比如在一个游戏平台上认识了,目标其实是最终交换社交账号。这么做当然有好处,因为你无形中可能增加别人为你发布信息点赞的几率。

    因此很多人反对一些社交软件以性为元素来影响用户。比如前文所说的WeConsent就遭到过抗议。一位在约会中被性侵过的女孩认为,这玩意非常危险,并怂恿性犯罪。而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领导人也对此批评说,任何人都应当面对面确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人类不应该将性生活交给一个APP来确定。

    当然还有更绝的,把Tinder当成uber来用。什么这怎么用?很简单,既然是同意约会,男生总是要开车来接的吧。告诉对方你想约会的地点(其实就是你要去的地方),对方就会成为你免费的uber司机。这种抢uber司机饭碗的活也是醉了。

    比如日本人以含蓄著称,其社交环境的潜规则和隐晦习惯极多。互联网的便捷性也没有改变这种民族性格。日本年轻人通常通过网络游戏或手游的聊天功能搭上。这样他们有着明确的共同话题和兴趣,也可以共同完成任务。熟悉后再通过获取社交网络账号确定进一步的联络,和彼此的调查熟悉。只有熟悉之后,才发展下一步。整个交友过程是一层层试探双方底线和兴趣。

    交友还是约X 各国年轻人眼中的网络社交 - 科技资讯 - 腾讯视频

    使用者可以非常直接地表达约会的需求。点开页面看到照片,如果满意,向右滑一下,就代表喜欢,接下来就可以约约约了。非常方便,而且见到真人也可以随时反悔。

    当然Tinder其实并不是专门开发用于性约会,它更明确的说法是用于婚恋。华尔街前银行家迈克尔•里斯克开发了一款手机app叫WeConsent。这款应用完全是冲着约炮而去。使用者可以用苹果上传一段20秒的视频,发送给app上的异性陌生人,对方若回复“我同意”就可以储存视频,接下来就可以啪啪啪。反之,视频就会被系统自动损毁。

    本文由彩世界登录系统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约会技巧:怎样正确的约会陌生人?

    关键词: